当前位置:主 页 > 时政资讯 > 行业资讯 >

我国义务教育普及率超过高收入国家平均水平

2017-07-27来源:未知

我国义务教育普及率超过高收入国家平均水平

制图:沈亦伶

2014年,《关于全面改善贫困地区义务教育薄弱学校基本办学条件的意见》印发,进一步瞄准了教育短板;同年,《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》印发,高考“唯分数论”的情况逐渐开始改变;2015年,《乡村教师支持计划》印发,农村教师更有了“留下去”的理由。

营养午餐计划,让贫困地区的孩子不仅吃得饱,而且吃得好;义务教育免试就近入学政策,令择校热、择班热降温不少;贫困地区定向招生计划,让不少困难孩子的大学梦成为现实。一项项政策的落地,展现出国家对教育的重视。

党的十八大以来,我国教育事业总体发展水平已经进入世界中上行列: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到77.4%,高于中高收入国家69.2%的平均水平;小学净入学率99.9%,初中毛入学率104%,义务教育普及率超过高收入国家平均水平,在全球9个发展中人口大国中率先实现全民教育目标;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到87%,超出中高收入国家平均水平近11个百分点;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到42.7%,超过中高收入国家平均水平。

教育普及程度明显提高,教育公平取得重要进展,教育质量稳步提升,教育改革全面推进。今天的中国,正向着“让13亿人民享有更好更公平的教育”这一目标砥砺前行。

投入:教育经费连续5年占国内生产总值4%以上

每年高考结束,各地教育局的资助管理中心就开始忙碌起来。

去年8月,贵州盘县珠东乡巴达克村的谈洪来考上了六盘水师范学院。跟着录取通知书一起来的,还有一本《高等学校学生资助政策简介》。“如果没有国家的助学贷款、助学金,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”直接受惠于国家资助政策的谈洪来说。

教育要发展,财政投入上的优先保障是重要前提。国家财政投入力度的不断加大,保证了不让一个学生因经济困难而失学。2012年,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达2.3万亿元,首次突破2万亿元,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达4.28%,实现了《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(2010—2020年)》提出的4%这一目标,成为我国教育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。

此后,中央和地方各级政府不断扩大教育投入。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2013年为2.4万亿元,2014年为2.6亿元,2015年为2.9万亿元,2016年为3.1万亿元,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一直保持在4%以上。

今年年初,《国家教育事业发展“十三五”规划》进一步明确:“保证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一般不低于4%,确保财政一般公共预算教育支出逐年只增不减,确保按在校学生人数平均的一般公共预算教育支出逐年只增不减。”这“一个不低于、两个只增不减”,充分体现出党和国家坚定实施教育优先发展战略的决心。

党的十八大以来,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使用始终坚持“保基本、补短板、促公平、提质量”,坚持向农村地区、边远贫困地区和民族地区倾斜,坚持向义务教育、职业教育、学前教育倾斜,坚持向乡村教师、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倾斜,各级各类教育保障程度不断增强。

公平:生活补助政策惠及近130万名乡村教师

曾几何时,在农村贫困地区,学校只是一排低矮的平房,操场只是一片泥巴地。如今,学校面貌焕然一新:五星红旗高高飘扬,塑胶操场平整宽阔,教学大楼窗明几净。

让贫困地区的孩子们接受良好教育,是扶贫开发的重要任务,也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重要途径。5年来,党和国家打出一系列“组合拳”,让教育的阳光普照每一个角落。

全国77%的县、21.8万所义务教育学校纳入“全面改善义务教育薄弱学校办学条件”实施范围,贫困地区的孩子不仅有了实验室、图书室,还有了“班班通”等优质教育资源;中央财政累计安排资金1591亿元用于“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”,惠及13.4万所学校、3600多万名学生,农村学生上学饿肚子、吃冷饭的现象基本消除;“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”实施两期以来,“入园难”“入园贵”问题得到有效缓解,2016年全国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到77.4%,比2012年提高了12.9个百分点;“职业教育东西协作行动计划”的实施,使中职东西部联合招生每年达30万人,边远贫困地区的许多家庭实现了“一人学艺,全家脱贫”的愿望。

要真正实现教育公平,一支素质过硬、稳定性高的乡村教师队伍必不可少。过去,“下不去,留不住,教不好”,是我国广大乡村教师工作的难题。可喜的是,2015年6月,第一部专门指向乡村教师队伍建设的政策文件——《乡村教师支持计划(2015—2020年)》印发了。

作为一名乡村教师,安徽省利辛县望疃镇草寺小学的李慧感受到了工作环境、生活待遇上的种种变化。“除了国家基本生活补贴,我每个月还有500元的艰苦津贴。此外,学校还给安排了周转宿舍,也经常组织交流培训。”李慧说,“现在大家的积极性都很高。”

截至2016年底,在全国22个实施省份的708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级单位中,有684个已实施乡村教师生活补助政策,覆盖率达到97%,惠及8.1万所学校的近130万名乡村教师。从提高生活待遇到城乡教师流动,从职称评聘倾斜到建立荣誉制度,乡村教师“下得去、留得住、教得好”的良好局面正在形成。

改革:大城市公办中小学就近入学比例超九成

党的十八大明确提出“深化教育领域综合改革”,十八届三中全会对改革作出全面部署。5年来,教育系统坚持以改革促发展、以改革推公平、以改革提质量、以改革添活力。

今年6月6日,守在考场外的上海考生家长吴遵民很高兴:“取消文理分科,孩子能选择自己感兴趣的科目了;外语有两次考试机会,孩子身上的压力减轻了。真的要为高考综合改革点赞!”作为恢复高考以来最全面、最系统的一次考试招生制度改革,2014年《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》的颁布,传递出高考从“看分”向“看人”的转变。

如今,在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读书的万方玉深感幸运:“我来自重庆市云阳县上坝乡,要不是国家贫困地区定向招生专项计划,我怎么也不敢想象自己能来到未名湖畔、博雅塔旁。”自2012年国家实施“面向贫困地区定向招生专项计划”起,5年来,全国高校累计招收农村和贫困地区学生27.4万人,万千贫寒学子圆了大学梦。

一学年快结束了,安徽省铜陵二中汪瑾慧的妈妈对孩子的状态非常满意:“铜陵实行的‘阳光分班’,对所有的孩子都一视同仁,没有重点班,师资配比也很均衡,让人省心放心。”近年来,义务教育基本实现了免试就近入学、划片规范入学、阳光监督入学,全国19个副省级以上大城市公办中小学学生就近入学比例超过九成,“择校热”呈现出降温之势。

此外,“满足寄宿需求、营养需求、上下学交通需求”的“三优先”原则让留守儿童的生活不再艰辛;“以流入地政府为主、以公办学校为主,接收随迁子女入学”的政策让随迁子女有了依靠;“医教结合”“融合教育”“送教上门”的措施,让残障学生看到了希望……党和国家,保障着每个孩子受教育的权利。

教育兴则国兴,教育强则国强。5年来,一系列教育改革发展的成就,让人民实实在在地感到满意。

来源:未知

相关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