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 页 > 行业资讯 > 就业创业 >

入职才两月 “95后”职场冷暖初体验

2016-10-09来源:未知

“95后”离开菁菁校园走入社会感慨多。

对于今年夏季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们来说,过惯了寒暑假的他们,在这个国庆小长假,才得以迎来工作后的第一次休整。

返乡,聚会;学习,备考;加班;玩耍……爱归纳总结的“95后”职场新人罗关生说,对于他们这个年龄段的人来说,家庭物质条件总体更丰裕,个性更自我,幸福不幸福,主要看自己。

大城市的心理建设

这个国庆假期给了李宇峰一个不小的打击。今年7月,李宇峰刚从镇江一所大学毕业,到上海工作。父母与他原先的如意算盘是,在上海的“后花园”苏州买套房备用。然而,国庆期间,苏州宣布限购,外地人在苏州市区购房至少要缴纳两年的社保。

李宇峰学的是设计类专业,觉得回老家没有好的机会。“我的心理价位是5000+,这样开销掉昂贵的上海房租,基本生活可以不用父母负担。”然而,老板开价月薪4000元,他决定先接受这份工作,积攒一些工作经验。

上海的高房价,让他有了在苏州买房的打算。“现在最纠结的是,不管在上海买还是在苏州买,等够了社保缴纳期限,房价不知道还要涨多少。”

一家国字号事业单位到南京林业大学招聘时,1994年出生的扬州姑娘小晔晔应聘去了北京——不过是在通州,也不给她事业编制。月薪4500元,住房补贴700元,二人合租82平方米公寓,2000元房租,对半分。她说,自己爱买高品质东西,基本靠透支下月工资生活。

6月27日到岗,一年实习期,转正后收入应该还会高些。小晔晔的爸爸很高兴,“收入不错,这个平台扬州没有,要珍惜”。

新人的工作量是巨大的,她的工作内容分3块:宣传——做两个微信公众号的图文编辑;专业——学习实验室所有的实验,数不清的熬夜加班赶图;社会培训——从招生、打电话、做表格,到接待学员、现场维护,“崩溃,前辈同事在办公室看韩剧,我常常孤立无援面对各种突发情况和学员要求……”

像所有“90后”爱用重口味词汇一样,小晔晔用“苟且”形容新的工作和生活,“中午就吃一点燕麦片,晚上回去自己做饭菜,爸妈会遥控指导”。

同班同学怎么样?浙江一家企业为了骗国家补贴来招应届生,班上一下去了8个,各种刁难克扣,同学们一个月就被逼得都辞职了;有七八个同学找到待遇和氛围好的公司,很珍惜人才;有两个同学从大学就开始创业,每月利润固定在一两万……

小晔晔在南京读大学时,业余时间学昆曲、学大提琴,到了北京,迅速找到“组织”——双休去北师大曲社拍曲。

心怀诗意的女孩拥有不一样的小宇宙。“在颇为困窘的生存状态下,我过得也挺好,有滋有味,也会郁闷,绝大多数时间还是傻乐。”诉说完一大通艰辛后,小晔晔这样总结她的职场新生活。

小城市的家乡建设

罗关生一边在昆明玩一边在微信上接受采访。

他以秒回的速度发过来大段文字:工作两个半月中,跟着师傅和甲方共同进行设计会审,做统计表格,打杂,参加州公司培训;收入稍大于支出,除了房子什么都买得起。在同班同学中,薪酬属中下,单位专业水准属中等,事业开拓前景属上等。作为一家新成立的国企,能学到不少东西,发展空间很大,所以很满意……

小罗毕业于东南大学电子工程专业,不少同学去了华为、海康威视等名企,月薪万元以上,“不过累得像狗”。离开长三角的只有小罗一人。他回到家乡,一来因为父母年纪大,自己是独子,想回家照顾;二来,他的家乡是美丽的大理。“南京的住房和教育成本太吓人,大理就可以过得很轻松。”虽然大理只是个小地方,但是空气好、环境美,房子均价六七千元,海景别墅也就每平方米1.5万元,北京的明星都来买房。而且,和东部沿海相比,西南人才紧缺,“我想回来建设家乡”。

丁鹏也回到了家乡。他是徐州协鑫集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信息助理工程师,既可以算职场新人,也可以算职场老人。他刚刚从外地回来,加盟协鑫。

老家在徐州铜山的丁鹏原在无锡读书、工作,压力不小。回到徐州后,觉得既减轻了压力,又能就近照顾家人。新单位是A股上市企业协鑫集成旗下子公司,在徐州是很多当地年轻人翘首以盼的企业。

今年“十一”长假,丁鹏第一次没有出去玩。“工厂边建边投产,很多设备需要调试,我主动申请加班了。”7天中,丁鹏有4天在公司调试设备,他没有抱怨。

“协鑫给了年轻人施展才华的平台,公司营造的家文化也非常温馨。”丁鹏说,年轻人找到自己中意和喜欢的工作,就会有干劲。

诗意远方的理想建设

年轻人的满足感跟所处发展空间密切相关。同样是回到家乡,陕西渭南的曦曦感到“憋坏了”。

毕业于南京农业大学的曦曦,夏天毕业时非常想留南京,但家里不舍得她独自在外,给她安排老家一个事业单位,目前催着她边工作边备考进编。而曦曦感到自己正逐渐被家人和小城市“禁锢”,“连一场戏都看不到”。整个长假,她都在上网课,准备12月份日语考试,然后去日本留学。

“我还没和爸爸讲这个计划。我目前要做的就是好好表现,踏踏实实勤恳工作,同时考好日语,让家人相信我是有理智有判断力的好青年,在哪里都是好样的,值得他们投资。”曦曦心态始终乐观。

这个小长假,汤汤也在学习,备考雅思。夏天以来,汤汤一直都没怎么玩,一边工作一边学习,目标——英国。

出生于1994年的汤汤8月从南京财经大学财会专业毕业之后,进了南京一家地产公司做出纳,“我一直不喜欢自己的专业,也不太满意这份工作”。

汤汤是南京人。大多数同学都去了银行金融机构,工资高,但压力很大,“有的甚至影响到身心健康”。虽然眼下这份工作收入较低,但因为想出国,汤汤也就把这里当一个轻松的过渡。爸妈同事的孩子至少三成以上都选择出国,自己也有两个好友在英国读书。

作为社会新人,汤汤常常处于矛盾之中。有时候觉得稳定就好,比如眼下的工作也算安稳,可并非所爱。父母提过考公务员,但觉得坐机关的日子日复一日都是一个样,便没有去考。“自己能做到为了坚持兴趣忍受动荡和贫穷吗?也难说,需要亲历现实才知道答案。”

汤汤决定不再多想、不纠结,付诸行动。她心中的念想来自于2015年的经历。那一年她去当了国际艺术节的志愿者,为她的世界打开一扇新窗户:可不可以去试着学习艺术管理,逃离枯燥的财会专业?

“不管怎样,趁着年轻,不要对生活下定论,想做就去做,去见识更多,未来在下一站等着自己。”汤汤说。(黄伟 王晓映)

来源:未知

相关资讯